追蹤
媒體大童世界
關於部落格
聊兒童、聊媒體、聊教育、聊兒童媒體教育; 通行童言童語、妙言妙語、胡言亂語、甜言蜜語。
  • 40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聯合國媒體教育─家長手冊(7/7)

媒體教育─儘管這個措詞所包含的關連性─不是只與學校有關的科目,也不是只和小學生、兒童和青少年有關。當然,學校在保證全面性、一致且連續的人類與公民教育之下,必定扮演著決定性、或甚至不可取代的角色,然而,媒體現象如此廣泛,且其對於個人及社區生活的影響如此深遠,以至於沒有社會機構能對其漠不關心。
 
無論家庭在近幾十年來經歷了多少改變,它始終是生計與情感的基礎,以填補心靈的空缺,因而沒有其他機構能夠真正取代它。因此,對於世界與生活的領悟便發生在家庭中,媒體在這樣的覺醒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同時是資源也是媒介,因此越來越多人認為家庭可以、且應該將媒體教育視為己任。
 
我們已經查看過特定的電視案例、以及家長和教育專家們如何自己或相互合作,利用這個方法做為聚會和反省的藉口及焦點。然而,如同日常生活呈現給我們的,當電視確實扮演著一個無庸置疑的重要角色,它已經遠遠超越作為注意力和關懷唯一的焦點。
 
雜誌、CD、網際網路、遊戲…它們都呈現且反應了當今年輕世代的生活。這些工具以主題引導議題、製造並表達品味和時尚、建立價值觀和生活型態、創造兒童與青少年間的互動參考與動機。因此,如果媒體教育被限制在單一媒體,就會產生不平衡。
 
媒體不會孤立於日常生活的其他形式和日常事務之外,它們多少都會結合其他面向及其他日常事務,且一定會在組成我們日常生活的單一組織基礎上被了解。因此,如果可廣泛造就更好的生活的「環境」觀點傾向媒體教育,那麼媒體教育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從家庭的觀點來看,有兩大層面看似與媒體教育關係重大。第一是了解學校在這個領域可以做什麼、或實際上做了什麼,第二則是關於家庭和學校之間促進媒體教育的合作形式。
 
    學校做了什麼或能做什麼
 
越來越多的校長和老師察覺到,媒體教育應該成為學校教學與活動的一部份。讓家長知道這種主動行為是非常重要的,他們應該給予鼓勵並隨時密切注意。這能避免家長有不利的反應,例如他們的孩子說他們在課堂上看報紙、或他們必須看某個特定的電視節目或研究流行歌的歌詞做為作業。
 
根據老師們準備的程度、每個學校跟隨的路線和可利用的資源,相關的主動權從特殊項目組織到與課程直接相關的連續節目表之建立。
 
通常當我們想到電視和一般的媒體,我們傾向於特別考慮他們傳送的內容和播送技術。有時候,我們也會想到播報員、演員或藝術家…等專業人員。但容易被忘記的是,在製作和播放領域裡有個限制因素,那就是製作和播放,是在有嚴格規範的法律及各種法定限制事項的國內或國際市場中運作的傳播事業。人們容易忽略發生在播送過程中另一端、也就是接受端的事。因此應該要察覺到,媒體在社會中的作用與角色在沒有考慮以下關鍵概念和環境時是難以接近與了解的:
 
>製作和產業環境:考慮一個公司的企劃和目標、它在相關競爭產業或團體中的定位、它組織與運作的方法、是誰擁有及掌管它,以及如果有的話,它與國內和國外經濟團體的業務往來。
 
>語言和符號資源的環境:語言與代號、繪畫與論文(例如:訊息、小說、廣告、影像、文字、圖樣)的多樣
 
>訊息的呈現及其政治文化環境:定義了價值觀的框架與背景,以及媒體在全國或國際間活動時必定遵守的規則和標準(例如許多合法的條款和規則由聯合國、歐盟…等組織的成員通過產生)
 
>觀眾與接收環境:也就是,許多不同類型和背景的人使用媒體及其內容,並將其融入生活中。
 
在製作時,要考慮到兩個次要的面向:製作訊息的專業人士所處的環境─不只是播報員,也包含在特定等級和不同工作系統背景下的製作人、導演、編劇、節目企劃;技術環境,新興的數位和多媒體系統快速變遷,不只創作、製作和編輯格式改變,使用多媒體內容的方法也不一樣。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當有人說媒體揭露或反映了社會,並不代表媒體像是照片或鏡子那樣,事實上,媒體是不可能恢復真實的,它能做到的是透過不同的語言再現和重建。在這樣的呈現中,就像其他公式化表達,我們接觸到的是詮釋、是觀點、是理解的形式,而從不是真實的事件。如果就創作和製作而言尤其是這樣的話,那麼在資訊和報章雜誌的世界亦是如此。
 
媒體無法反映真實、而是重建並重新詮釋真實,並且在這個過程中擴大並加以修飾,這樣的假設可以說是媒體教育的緣起。舉一個關於這個概念的重要性的例子:因為在再現(呈現關於一個事件或情況的影像)和被再現的內容(實際發生的事) 之間,有類比和相似的關係,所以我們通常將電視和生動與真實性聯想在一起。當人們對相同的素材使用影像語法、發現他們如何理解有時相互衝突的版本時,親眼所見與真實之間的關係便容易崩毀。
 
如果家長和家庭組織將媒體教育納入他們關心的範圍內,媒體教育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第一階段家長的行動,包括在學校、社區、地方和國家層級上,使媒體具體化成為他們會議、聚會的主題,他們可以在媒體專業人員、決策者、媒體社會學家和在此領域有特殊經驗的老師的幫助下進行,目的是回應家長基於日常體驗的憂慮與期望。
 
我們也可以想像,家長組織和學校之間的合作也許能引起重要且深遠的主動行動,很可能在特殊的情況下,家長組織會要學校注意,把媒體同時作為教學活動的主題和理由,並給予協助。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會將自己視為執行夥伴,在特定時間和工作上合作。
 
以下的作用線和活動視背景和可行的條件而定,設法要依靠家長或家庭的支持。
 
    建議家庭與學校一同合作的活動
 
安排一個星期投入媒體
這種為期一星期的活動在某些國家已經是一項傳統,首先要做的是注意媒體相關問題,並邀請專業人員到學校分享經驗,有時這樣的延伸活動,能提供機會建立和社區媒體之間更親密的關係,尤其如果有些學生的家長和這些媒體有關係。
 
製作校園報紙(或廣播)
很多學校都製作他們自己的媒體,賦予媒體扮演揭露才華以及在學校、學校與社區間推廣傳播的角色。有些像Fax newspaper的計畫已經為期好多年,現在被法國的CLEMI合併,在國際間流通,可見進一步發展家長參與學校媒體的實驗是很有機會的,甚至是國際層級也有可能。
 
回想媒體歷史
科技領域和家庭與社會生活的快速變遷,使得集體記憶岌岌可危。父母與祖父母形容以前人們如何溝通、各種媒體如何被引進、早期的嗜好和品味…,相較於現在的情形,這些也許都是有趣的理由,驅使我們聆聽老一輩的見證。以電視為例,這種主動回想歷史的行為,能顯示那些看起來似乎來自時代開端的東西(孩子始終看得見家裡的電視),事實上是近期才有的。
 
主動參與  例如「一個星期不看電視」
在某些國家,「戒電視」已經成為普遍的練習,並行之有年。就這種主動戒絕的行為,人們採取了很多不同的方向,有些從一個明確的道德訓誡的方法著手,稱之為「反電視視野狹窄」。其它則採用更接近生態學的方法,維持對於靜謐的需求一段時間,並遠離像電視…等「環境汙染源」。最後,有人主動戒電視不是因為他們反電視,而是因為他們認為當電視無法佔據整個日常生活時,有必要去發掘更多人們可以實行的活動。
 
和媒體專家聯絡與會面
沒有比策劃一次或多次參訪不同媒體設備、或電影和影像製作室更好的了,家長也許能在籌備和安排這種參觀活動中扮演主動的角色。電視和其他媒體專家的世界,是一個有趣的領域,他們從事最顯而易見的職務與活動,在當中探究與發現(新聞主播、新聞記者、特派員、助理、攝影師、剪接師、編劇、製作人、導演、執行、管理經營者……等)。在實際參訪與籌備當中,人們接觸各個媒體,能對蒐集、處理、編輯、製作和播送的過程更加認識。新數位科技也許能更進一步成為事業來源,因為他們將改變帶入一些媒體相關的工作和職務。
 
創造並鼓勵社團
這種社團會集中在電影─老一輩的人一定記得參加電影俱樂部的快樂─以及電視、影像、DVD……等。像以前在某些國家扮演重要的文化、甚至政治角色的電影活動一像,這是一種成員導向、或多或少經過組織架構、建立在一群人對於特定媒體或特定節目類型的共同興趣上的團體,社團也可以與這些媒體或節目更具代表性的層面有關,像是暴力或處理新聞的方式。活動表非常長:一起觀賞、清楚表達有根據的評論、尋找附加文件、為社團成員以及非社團人員安排活動、製作視聽及多媒體產品……這份清單只侷限於社團成員的創造力,而這些成員不會被賦予老師或學生的身分,在這個狀況下,擅用社區設備像是影像、電影和媒體圖書館,是非常有用且需要的。
 
與廣播和電視公共經營者互動
公共電視頻道在成立期間所累積的經驗,證明使教育導向的內容與年輕觀眾(甚至較年長的觀眾)的興趣相互調和是有可能的。當公共廣播事業處於危機中,提升公民與教育文化機構對廣播電視經營者規劃政策的責任,確實是可以探索的一條途徑。公共事業經營者被不受市場運作支配的原則所引導,他們的薪水由納稅人支付,所以公民應該小心審查他們的活動。
 
訓練老師、學者、家長和經營者
這是一個行動的策略方向,在此方向上有媒體教育的效度和深度。但由於尚未全面探索,這個領域還有很大的不足。訓練機構傾向將其憂慮集中在技術層面,但注意力必須更準確的投注在媒體對社會和文化的衝擊、社會行為和態度,以及從教育觀點來看,妥善運用在媒體所需的技能。在這樣的背景下,始於教師訓練中心、廣泛學習、專門化和碩士學位課程的終身教育,都非常必要。高等教育機構、終身教育機構和家長代表能扮演決定性的角色,而扮演助長、鼓勵和支持此行動的決定性角色,也是教育當局的義務。
 
為媒體教育建造大門
不同的教育者感覺到對媒體教育的需求,但通常都相當模糊。如果老師、家長、和孩子能接近各種經驗的證件、多媒體文件、活動計劃、訓練課程模式、不同媒體上的資料、研究結果、和其他補充資料,作為他們工作的基礎,媒體教育會是很重要的。最適合支援這種服務的環境,同時能輕易更新的,就是網際網路。因此,對於設立入口─在國家或國際層級─的建議,和目前在加拿大的「媒體知識網絡Media Awareness Network」類似。
 
    結論
 
為了將電視和媒體的關係轉換成豐富的經驗,而可以或應該做的事,是非常龐大且依靠著我們的主動參與,而不只依靠媒體本身或其他。這正是這本手冊試圖說明的想法與建議。
 
應該注意的是,任何反電視或反媒體的行動注定失敗。電視就像其他大眾媒體,是我們所生存的社會環境的一部份,在作為社會環境表現的同時,它們也是形塑與建造的力量。電視就像是超級市場,我們生活中不能沒有它,但我們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法打開電視、並為了不同的目的。人們一定會察覺到,特定範圍無法由電視提供,必須從別的地方找尋,然而,考慮到電視所提供的,人們多少會苛求、多少會有選擇性的、多少會有所依賴。無目的且悠閒的消費刺激了節目編排者的怠惰和貪婪,他們也被我們回應的訊號所引導(沉默本身就是一種訊息)
 
這不代表我們沒有被賦予表達憤慨的權利,當有理由這麼做時,我們有權力憤怒。媒體與社會之間的關係不是單向的,兩方都有觀點、利益、所扮演的角色和責任。從一個更小心且批判的觀點來看,如果我們只考慮到另一端或螢光幕後是什麼,那麼我們只會看到問題的一半,另一半的問題在我們這一端,包括我們的行為、態度、日常工作、約束、生活方式。其它或新或舊的廣播和傳播方式也是相同的。
 
 
 
 
 
看不看電視?
 
「關上電視,」父親說,
「出去體驗生活。」
 
我出外並在晚上回來
一隻蜜蜂在我耳裡
一隻老鼠在我鞋理
膠水在我的T恤上
粉筆在我的鼻樑頂
蝗蟲在我破掉的口袋裡
一隻甲蟲在我膝上
一隻螞蟻在我肚皮上
一隻獅子在我手邊
一頭駱駝在後頭 拉著我的頭髮
 
「別再出門了,」父親說,
「打開電視吧。」
 
摘自Luisa Ducla Soares的葡萄牙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